当前位置: 北张新闻网 > 综合> 新中国经济70年·石油大会战|亲历者许万明:我的师傅“王铁人

新中国经济70年·石油大会战|亲历者许万明:我的师傅“王铁人

发布时间:2019-12-10 18:53:28 人气:2946

石油公约战争

1959年,大庆油田被发现。第二年,石油战开始了。由于石油工业是唯一没有完成“十五”计划的工业部门,大庆油田的发现令人鼓舞。国家石油系统组织了一支强大的军队,50,000多人参加了战斗。大庆油田建设形成了“自力更生、艰苦奋斗”的大庆精神。致力于自己工作的“铁人”王进喜出现了。他的口号“如果条件允许,如果条件不允许,就必须创造条件”传遍全国。这场石油大战持续了三年多,共探明860平方公里的超大型油田,年产原油500万吨,累计生产原油1166.2万吨,占同期全国原油产量的51.3%。共计10.6亿元上缴国库,从根本上改变了中国石油工业的面貌。

1959年,参加石油会议的科技人员和工人来到黑龙江省大庆地区。(fotoe)

我的主人“王铁人”与大庆战役

大庆石油会议战争始于1960年。当时,三年的困难时期达到了最严重的阶段。甘肃是受灾最严重的地区。我的老师王进喜回家后告诉她妈妈,她要去松辽战役。她的母亲焦虑地问,你离开时,一家九口怎么吃饭?王进喜跪在地上磕头三次。他告诉他的母亲,这是一场大战役,关系到国家的命运。母亲点点头。就这样,老师把我们带走了。

在地窖里住了六年后

我不是这里的客人

我们拉到大庆的那支队伍当时叫1259。王进喜是组长。该队由37人组成,包括两名厨师。1960年3月下旬,我们的第一批32人从玉门东站出发,坐火车到兰州,然后到北京,最后到黑龙江省安达县(当时大庆不是流行的地名)。

在我们来到大庆之前,我们不知道这里的情况,只知道这里发现了石油,全国石油战线的所有优秀士兵和将军都来了。此后,我们被分配到“萨55井”,这是大庆油田的第一口采油井。以前钻的所有井都是探井。

我刚到的时候,钻井设备和我们的行李还在去大庆的路上,无法启动。我们也没有地方住,所以我们都住在马厩里。大庆三月份非常冷。我们晚上睡觉时被牛和草覆盖着。

事实上,我们在来这里之前也听说过困难,但是那时,我们认为应该有一所房子住,但是当我们什么也没看见时,我们感到又冷又凉。

在井场附近,住着20多个普通家庭。我们将和普通人讨论我们是否能住在普通人的家里。这样,我们中的一些人住在油井附近的普通人家里,而另一些人住在马厩和其他设施里。

我和七八个同事住的家庭在北方和南方有两个大炕。房东家为第三代人睡在一个大炕上。我们睡在另一个大炕上,两个炕之间有窗帘。

我们也住在帐篷里,几十个人住在一个帐篷里。夏天,晴天闷热,雨天潮湿,蚊子特别多。我记得有一天晚上,雨下得很大。当每个人早上醒来时,他们发现一英尺多的水被倒进帐篷里。一名工人开玩笑说这太棒了。你可以不出去洗澡。

冬天,帐篷太冷了,不能住,所以我们在地上挖一个洞,木头在上面,草在上面,土壤在上面。这叫做地窖。地窖里没有黑暗的窗户。30多人住在地窖里。空气是多云的,但它比冰冻强得多。我们在这里已经住了六年了。

大庆战役开始时,我们不仅没有房子住,而且我们的食物是玉米粉糊、馒头和酸菜。我来自西北。我过去吃白面馒头和米饭。我不知道什么是蒸玉米面包,我也不喜欢它。老师告诉我们,当我们进入东北时,我们开始吃苦。我们不是客人,而是回家吃家里所有的东西。我们不能把自己当成客人。我们来钻更多的井,生产更多的石油,这将为我们的国家带来更多的荣誉。

那时,我们靠精神支撑着。

主人带我们去了大庆,并期待着尽快钻井。他每天都派人去火车站查看钻机什么时候到达,并安排人平整井场,为钻井做准备。另一方面,他拜访了各地守卫探井的工人,了解地层情况。

后来,钻机终于到了,但是我们没有起重机,拖拉机也不够。一个60吨重的钻机怎么能从火车上卸下来?如何安装它?为了解决这个问题,大师要求整个团队集合起来,首先询问孙陈勇,一个来自军队的成员,是上还是下,是战斗还是等待,以防战场上出现困难。孙陈勇回答说,只能进不能退,只能等待。老师接着说,"如果你想去,你必须去,如果你不想去。"(事实上,老师当时说有一只起重机在运行,没有起重机在运行。这句话后来演变成“有继续下去的条件,也没有创造继续下去的条件”。)老师接着说:“没有起重机,我们就有了一个‘宝宝’,那就来吧!”有人问,“什么宝贝?”大师说,“活着的人!即使是最大的困难也必须解决。退休是什么?”其他人说:“人是活着的,不管是举起还是移动。简而言之,他们必须去车站,决不让钻机留在车站。”

我们会照我们说的做。我们30多人用绳子、木垫和撬棍撬东西。我们刚把钻机和柴油机从火车上拉下来,把齿轮箱、滚筒和其他设备一个接一个地拉到钻台上。之后,我们又花了3天时间,同一个人把一台30米高的钻机肩并肩地放在Sa55井场。就这样,师父带我们来到大庆后创造了第一个奇迹。

安装好井架后,必须组织钻井,第二个难点是水管安装不正确,钻井无法开始。老师说:“徐万明,如果我们没有水可以钻,你认为我们该怎么办?”就我而言,我们可以开始用水钻井。我旁边的江茹雪说,“你看到哪个国家有水钻探?!”大师反驳道:“小鬼(当时他叫我小鬼),我们是唯一意识到这一点的国家,也是唯一执行这一点的国家,好吗?”我说“好”。

于是,一天一夜,师父带着我们团队的37名成员,以及数百名村民和政府官员赶来帮忙,准备了60吨水,用脸盆和水桶钻井。

老师对“两个理论”(周年石油协会号召大家学习毛主席的《矛盾论》和《实践论》)最直接的解释是,这个矛盾、那个矛盾和国家缺乏石油是主要矛盾。这个困难,那个困难,不能满足国家的需要,是压倒性的。那时,我们被这种精神支撑着。

我清楚地记得我们第一口油井开采石油的时候。这种油真的很神奇。结果我们在甘肃玉门挖了一口井,花了很长时间才得到一点石油。然而,大庆的第一口井注入了石油,是一个大油田。我们很开心。

第一口井钻完后,“钢铁侠”的名字广为流传。

因为他一开始对大庆的地质条件不熟悉,所以作为船长,船长在钻井时不敢离开。他随时观察钻井进度,为以后的钻井积累经验。他晚上睡在值班室,白天困的时候在钻井旁小睡一会儿,五天五夜没回自己的家。在此期间,房东赵阿姨做了白面粉馒头给大家看。当我见到主人时,赵阿姨说食物可以送上来,我忍不住睡着了。你是个真正的钢铁侠。你五天五夜不回家。王进喜说:“我不知道第一口井的数据。我将来怎么挖井呢?”第一口井完工后,“钢铁侠”的称号流传开来。

当时,生产团队之间有一场生产竞赛。后来,我们队增加了17名队员,队名从1259改为1205。师傅带领我们创下了一个月内“开了5口井,完成了5口井”的记录,即“开了5口井,完成了5口井”。

这位大师头脑灵活,适合当领袖。他想出了许多提高效率的方法。此外,他脾气暴躁,浮躁,总是想成为一切事情的第一。他经常说,“我们将为第一名而战,高举红旗。”他对团队成员非常严格。如果他们犯了错误,他们经常会受到他的批评。

1960年11月,师父带领我们在解放村附近挖了一口井。钻机需要水。当我看到水池里有一层冰时,我踩在冰上,用脚踩碎了它。大师看到它时非常感动。他称赞我说,“你真是一只小老虎。”

从“小恶魔”开始到后来的“小老虎”,我知道,地址的改变是老师对我工作态度的鼓励和认可。

当时,我们队的赵胜元没有及时回到队里,因为他回家探亲了。大师来到我面前说:“你是他的同胞。回去把他带回来。这个孩子既有学问又有才华,应该回到油田去发展。”

为了奖励我完成这项特殊任务,大师还给了我他最喜欢的留声机。老师经常鼓励我们学习文化。他非常珍惜有学问的人。赵胜元回到部队一年后,他被提升为队里的指导员。

老师经常说少活20年比赢得一个大油田要好。大师在大庆钻的第一口井仍在自然注油。现在假设他少活了40年。

(本文是《中国经济周刊》2009年的一篇报道)

编者:邹宋林

(本文发表在2019年第18期《中国经济周刊》上)

《中国经济周刊》2019年第18期封面

山西11选5开奖结果 秒速赛车app 甘肃十一选五